轉載自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raby.chen.5

【前言】布施只是對人類的同理心,根本不值得一提,有必要因為布施而造神嗎?況且證嚴只是拿別人的錢,卻用自己的名義去做布施,根本就是在沽名釣譽,這是非常無恥的行為,慈濟人卻引以為傲,還把證嚴當成神明,可見慈濟人都是顛倒是非的腦殘而已,當你默默去布施時,人家自然就會發自內心感激,根本就不需要造神,然而慈濟卻一再宣傳這種與事實有出入、張冠李戴的爭議故事,那不就表示你們慈濟人都很會造謠嗎?
【檢視慈濟一灘血 含血噴人搞造神】文:芒果日報,小台有增刪
政治人物喜歡造神,宗教人士也喜歡造神,這種造神的故事多半都是不合常理也缺乏科學證據的,像蔣介石小時候看著小魚力爭上游,就決定將來要大幹一番事業,還有馬英九宣稱一條棉被蓋了三十年、游泳褲破了還要補....,這些都是不合邏輯的造神鬼故事,藉此來麻醉支持者及愚蠢又無知的民眾。
最近慈濟簡直是爭議連連,於是本報決定查詢當年證嚴創辦慈濟的動機之一「一灘血」的故事,探求其真實性,原住民小產婦女一攤血訴訟,起於慈濟人耳熟能詳的慈濟緣起故事,故事大意是證嚴法師民國五十五年間在花蓮縣鳳林鎮一家診所,見到地上留有一攤血,追問得知是一名原住民婦女小產留下,她的家人因付不起八千元保證金,最終被抬回家痛苦死去,證嚴法師對此十分震撼,發願改善東部地區醫療資源,進而創建慈濟功德會蓋醫院。
上人不查下人亂搞的慈濟集團,愛搞造神這一套,真實不虛。除了在大愛園區的石頭刻了一堆感謝慈濟的肉麻話之外,對於慈濟的成立目的,竟然也弄出個「一灘血」的造神故事,不但拍了戲,還在其文宣上面大肆宣傳,不只如此,還把花蓮的莊姓老醫師在一堆人的指證歷歷下給牽扯了進去,而是其子女為了捍衛父親的清白,就對慈濟展開提告。
這則故事雖然有李滿妹等人證實真實性,但是真實性還是大有問題。仔細一看還是有許多牛頭不對馬嘴的地方,根據網友的質疑,慈濟認為證嚴法師並無針對莊汝貴醫生做出任何的人格詆毀,認為是莊醫生家屬自己對號入座,慈濟文宣中對一攤血的描述是;「在鳳林鎮上的莊姓醫師診所。」鳳林鎮上那時只有兩家診所,一家姓陳,一家姓莊。你認為慈濟在說誰?
原住民婦女因付不出八千元手術費(引用李滿妹說法)離去,並在門口留下一攤血,質疑-民國五、六十年代一萬元在花蓮可以買一甲地的年代,手術費可能高達八千元嗎?而且只是個剖腹生產手術。也許在慈濟人看來一個黑心醫師就敢收這麼高的金額吧?
證嚴法師說法前後反覆,先是說自己親眼看到,爾後說是聽人轉述。事隔三、四十年,居然還找的到當年的轉述人,且也已年代久遠,無人知曉到底事情發生的詳細經過為何,為何慈濟篤定莊醫生一定拒診?
莊醫生家屬已向慈濟抗議十幾年了,也只是希望慈濟將文宣上的"莊醫生"的故事改掉。但不見慈濟善意的答覆。隱忍十餘年不見慈濟任何的誠意,才告上法院。事後雖判慈濟需賠償莊醫生一百零一萬,但莊醫生家屬表示決不收慈濟一毛錢,只希望還父親一個公道。但慈濟人卻依然堅稱一攤血為事實,而且罰錢會讓慈濟少救點人。
而且,就事實的佐證方面,本報找到另一篇當年的自由時報報導,當中的一段對慈濟的質疑指出,『「一攤血」自訴代理人呂勝賢表示,慈濟為了打贏一攤血的官司,找到了自訴人方面不肯相信的當事人「陳秋吟」,說陳秋吟就是在鳳林鎮莊醫師診所留下一攤血的原住民婦女;但是戶政事務所提供的死亡證明書上,死亡日期是民國五十五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時,並註明死前並未接受醫師診療。 
呂勝賢表示,佛教慈濟功德會創辦時間,根據慈濟典籍的記載,是民國五十五年的農曆三月二十四日(國曆四月十四日),陳秋吟死亡時間竟在慈濟創辦後一個多月,怎能穿鑿附會指稱陳秋吟在莊汝貴醫師診所留下地上一攤血,激勵了證嚴法師創辦慈濟功德會? 
呂勝賢表示,自稱當年挑著原住民小產婦人從豐濱鄉來到鳳林鎮的挑夫陳文謙,指稱當年抬著的是一名十七歲婦女,但是陳秋吟當時卻已經三十八歲。 
見連結:http://old.ltn.com.tw/2003/new/feb/8/today-c8.htm
所以說,這可能就是當年國民黨編造吳鳳神話霸凌原住民的翻版。時間上兜不攏,所謂陳秋吟的死亡日期竟然在慈濟創辦之後?還是證嚴法師有預知未來的超能力?甚至還表明陳秋吟死亡之前並未經過醫師的診治,而且就連出來指證的那群人對於所抬的對象竟然也傻傻分不清楚,連歲數都差了一倍,國民黨當年在原住民的抗議與指責下,將吳鳳的神話下架了,也沒有出現在教材中了。這種爭議的事情慈濟竟然像「香積麵」一樣也不下架,依舊用這樣的故事繼續騙大眾?
而且,被指涉的莊姓醫師,當時已經中風無法言語,這就好像是個極大的怪獸團體,以無法求證的一則故事,對一個失能的老人進行霸凌。佛家戒律中有「不妄言」這一條,甚至慈濟人還說出「莊醫師家人欠社會一個道歉」,釋證嚴出家出心酸的嗎? 
布施只是對人類的同理心,根本不值得一提,有必要因為布施而造神嗎?況且證嚴只是拿別人的錢,卻用自己的名義去做布施,根本就是在沽名釣譽,這是非常無恥的行為,慈濟人卻引以為傲,還把證嚴當成神明,可見慈濟人都是顛倒是非的腦殘而已,當你默默去布施時,人家自然就會發自內心感激,根本就不需要造神,然而慈濟卻一再宣傳這種與事實有出入、張冠李戴的爭議故事,那不就表示你們慈濟人都很會造謠嗎?
一攤血官司獲判賠 莊家:還公道
纏訟兩年多的一灘血官司,花蓮地院判決慈濟需賠償莊汝貴醫師101萬元。莊家六子女獲知判決後,趕緊告知80多歲、已經不能言語的中風父親,莊老醫師激動落淚,莊家人哭成一團,他們衷心希望,這場官司,能就此打住。
莊 家對外發言人老三莊瑞蓉,雙眼泛著淚光,不敢相信和慈濟的一灘血官司,纏訟兩年多後,民事一審勝訴。莊家子女,將這遲來的父親節禮物,送給80多歲、三度 中風,已經不能言語的父親,莊汝貴醫師。莊家老三莊瑞蓉:「我們把民事一審勝訴的消息告訴父親時,可以很明顯地看到他手腳有些顫抖,他雖然不能說話,但他 會掉眼淚。」 
不只老父親激動落淚,莊家子女也倍覺苦盡甘來。晚婚的莊醫師,育有七女一子,兩名往生,其餘六子女都深信,父親絕不是為了8千元見死不救的失德醫師。雖然維護父親的名譽是唯一心願,但在官司纏訟的兩年多內,兄弟姊妹們曾因個性想法不同、發生激烈爭執,還得忍受異樣眼光。 
莊家老三莊瑞蓉:「在過程中,我們也有爭執,然後也有拍桌子互.....就是在那邊哭,可是我們還是能商量出一個辦法,我們當然知道對抗的 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團體,甚至今年去掃墓時,我記得隔壁有一房全部都跑過來看我們,當然我們心裡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(別人看我們時)我們覺得你如果要問, 我就告訴你,我爸爸沒做這樣的事。」 
身心俱疲還能受得住,但在訴訟過程中,莊家六子女中有三名姊妹為了蒐集資料為父親平反,被慈濟反告恐嚇和違反著作權,現已進入司法程序,三姊妹為此消瘦了7、8公斤。現在,對於一灘血整起官司,莊家子女衷心希望慈濟能適可而止、就此打住,雙方都不要再浪費司法資源。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
五界真人陳文進

五界真人陳文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